欢迎您访问永新县人民政府网!
一生高洁的贺贻孙
发布:2018-07-24 来源:  作者:   浏览量:  
    贻孙(1605—1688),字子翼,是康载的长子。9岁能文,称神童。12岁,父览其题为《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》一文,叹息说:“儿颇有异才,然相其文,他日处境必多风波,可奈何!”其后,课《君子不器文》,于文后加批语:“此文竟可作名士矣,然恐名士,非进士也。”弱冠,赴省闱,主考丁天行拟取为场魁,因文章太奇,为副主考所抑,仅中副榜。
    时,江右社事方盛,贺贻孙与万茂先、陈士业、徐巨源、曾尧臣诸名宿结社于豫章。社里选出好文章刻版印刷,皆推贺贻孙为领袖。
    21岁,随父赴浙江西安县,下帷发愤,每出一艺,即为浙江名士徐子卿、方孟旋所称赏,比之唐顺之,顾宪成。26岁,祖母卒,随父还乡。
    己卯,督学侯广成按试吉州,一见其文,击节叹服,对他说:“吉阳营垒虽焕然,大将旗还当属子。”壬午,秋场不售,见天下大乱,便厌弃举业,肆力于诗词古文。
    崇祯甲申(1644年),明亡,翌年(清顺治二年乙酉),清兵于四月破扬州,大杀10日; 五月人南京;六月人杭州,攻江西;七月,下袁州、吉安,破建昌。九月,南明收复吉安、永新。兵寇循环,焚掠无虚日。贺贻孙奉老母,携家人,奔窜山谷。他家 在城南的旧宅心远堂于夏秋间清兵入永新时被焚毁。大乱稍息,贺贻孙奉母僦居厚田祖里。丙戌四月,清兵破吉安、广信,围赣州,再人永新。搜山之兵,杀人盈 野。贺贻孙走江楚间,逾险攀岩,饥寒流离,耳闻目睹,惨绝人寰。民族意识益增,隐逸之志更坚。己丑六月,姐姐艾娘被清兵从沙堤夫家掠走,行至洋埠,投江 死。贺贻孙作文两篇寄托哀思,控诉清兵的罪行。
    清王朝为了长治久安,下令搜罗人才。辛卯(1651年)八月,学使樊缵前,素慕其名,特列贡榜。报骑入门,其母亲命儿童把报骑赶走,邻里惊惧,母子泰然。丁酉夏,巡按御史笪重光拟以博学鸿词特荐,消息传来,亲友都劝他应召,贻孙愀然,他母亲却笑着说:“儿若出山,他无所负,但负儿初人山时一恸耳。”给他剃发,授以僧帽衲衣,并D丁嘱说:“汝今儒行僧服,以浮屠自匿,勿居兰若也。”贻孙受教唯唯,于是隐人禾山,一时间无人能找到他的踪迹。
    晚年,清王朝想利用他的名望来装点太平,多次逼他写文章歌功颂德,他断然拒绝,写《戒作应酬诗文启》以明志。当局禁毁他的文字,并制造流言蜚语,企图坐之以罪,他不改初衷,毫无惧色。清廷开支巨大,入不敷出,康熙帝下令增加赋税,州县层层加码,对坚《诗筏》、《骚筏》  (清·贺贻孙著)持民族气节者尤为苛重,于是“蕨薇之税,至西山而独繁;桑麻之征,人桃源而更苛”(子翼:《告神疏》)。执政者想在经济上把他压垮,使之屈服。他虽然“衣短尻寒,无衿可捉;心剜肉尽,有疮无医”,也始终顶住种种压力,坚持隐居,誓不低头。布衣蔬食以终老。日以著作自娱。有《诗触》《激书》《水田居文集》《水田居存诗》《易触》《诗筏》《骚筏》《掌录》行世。前3种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
    贺贻孙无书不读,经史百家诗词歌赋,都笺注成书,尤殷殷以立晶自砺,教育子弟,强调人品。常说:“秀才时不傍人门户,他日得志,必能砥饬廉隅,不作呈身御史也。”曰:“为文与作人非两途,今人入场搦管辄思剽窃补缀,以欺有司,文品卑矣!一旦幸售,奔竞竟如鹜,人品安在?吾愿尔曹弗为也。”与朋友交,历患难死生不渝。事亲孝,兄弟友爱,老而弥笃。
    贺贻孙历数十年之艰险,饱尝国破家亡之痛,胸中郁结悲愤之气,对其诗文作品及美学观点都有决定性的影响。他强调“作诗当白写性灵”,主张“美刺讽诫”都为了抒发真情实感,提倡含蓄蕴藉,质朴洁净,丽而不艳,天然本色。研究者认为他的诗学观与黄宗羲、顾炎武相比,亦无多让。所作《诗筏》,当代学者认为是美学文论名著。
    他的散文早就有名。清末军机大臣张之洞的《书目答问》在“不列宗派古文家”栏内,首列侯方域,次魏禧,再次即贺贻孙。所著《激书》,论者比之庄子;史论72篇,识者拟之东坡;其他文章,世人认为上匹唐宋大家。胡思敬在《豫章丛书》中为《激书》作跋,称他为“豪杰有志之士”。

联系我们 管理制度 负责声明 使用帮助 隐私条款 网站地图